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堕落天使】【作者: TORO
堕落天使】【作者: TORO
  “跛豪!好久不见!还记得我吗?我是大雄啊!”
 
  跛豪:“大雄?是大学跟我同班的那个吴俊雄吗?”
 
  大雄:“对啦!还想那么久,我们是麻吉耶!”
 
  跛豪:“哈哈…对不起!因为太久没联络了啊!你最近过的好吗?”
 
  大雄:“很好啊!我结婚了”
 
  跛豪心想:‘什么???
 
  那个最没女人缘的大雄居然结婚了?’
 
  跛豪:“恭喜你啊!”
 
  大雄:“哈哈……因为是临时决定的,所以没邀一些朋友来,你别见怪啊! ”
 
  跛豪:“我哪会因为这样而生气呢!只是觉得有点可惜而已”
 
  大雄:“是吗?呵呵~~”
 
  跛豪:“对了!你怎么会突然想打给我?”
 
  大雄:“喔!对了!对了!你还记得我们以前一起参加过排球比赛吗?” 
  跛豪:“恩恩!当然记得啊!我们那队还获得了奖杯呢!”
 
  大雄:“嗯!是这样的啦!因为那么久没联络了,我想找齐大家,再一起打 排球,主要是想让大家的感情在热络起来”
 
  跛豪:“恩恩!我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喔!”
 
  大雄:“对吧!你毕业后还有跟谁连络吗?”
 
  跛豪:“没有耶!你现在找到几个了?”
 
  大雄:“我才找你而已,其他人的电话我早就弄丢了,你还有留着吗?” 
  跛豪:“有啊!你等等喔!”
 

  大雄:“是胖虎吗?”
 
  胖虎:“会这么叫我的难道是大雄?”
 
  大雄:“对啦!就是我啦!好久不见!你现在都在忙什么?”
 
  胖虎:“也没忙什么啦!我现在在某某国小当体育老师,你呢?”
 
  大雄:“真不愧是我们的队长,我结婚了啊!”
 
  胖虎心想:“这怎么可能…什么都不会大雄,居然结婚了??”
 
  胖虎:“恭喜你啊!”
 
  大雄:“谢谢!打给你是想找你来打排球的啦!顺便续续旧”
 
  胖虎:“你已经找到谁了?”
 
  大雄:“跛豪啊!你还记得他吗?走路一跛一跛的啊!因为他骨骼特异,所 以从小走路就这样了”
 
  胖虎:“那太好了,我再帮你连络永祥好了,我前阵子有跟他联络过” 
  大雄:“太好了!那就麻烦你了”
 

  三月四日 下午 4:30 母校大雄看到远远有一个人一跛一跛的走过来 ,就知道那是跛豪了,大雄:“跛豪!这边!”
 
  跛豪要走近的时候,就发现大雄旁边站了一个很漂亮的女生,他一直在想, 好像在哪见过,但是却想不起来,跛豪:“我来晚了!”
 
  大雄高兴:“不会!你算早的呢!我来给你介绍一下”
 
  一会儿,一个身材很健壮的一个男人走过来,皮肤黝黑,大雄:“Hi~胖 虎!”
 
  胖虎:“这不是大雄吗?”
 
  胖虎这时候也注意到大雄旁边的漂亮女生,大雄:“疑? 永祥呢?” 
  胖虎:“他有事没办法来”
 
  大雄:“那真是可惜!”
 
  胖虎:“大雄!这是…?”
 
  大雄:“喔喔!对了!这是大家都认识的小诗啊!”
 
  因为大雄他们是打男女对打,所以队里面也有女生,跛豪跟胖虎同时:“小 诗??”
 
  小诗是他们同班同学,人长得漂亮成绩又好,体育方面更是一流,两人仔细 打量一下,小诗穿着一件T恤和一件黑色短裤,绑着马尾,看起来跟当年的小诗 一点都没改变,一样年轻,就好像是个大学生一样,人好像变得比以前更漂亮了 ,大雄笑笑的:“原本以为你们认得出来说,小诗现在是我老婆啦!”
 
  胖虎跟跛豪更是大吃一惊,什么???????
 
  不可能吧!小诗微微笑的说:“好久不见啊!你们好啊!”
 
  光是一个微笑就可以把他们两个人杀死了,大雄:“对了!你们结婚了吗? ”
 
  胖虎跟跛豪:“还没”
 
  大雄笑笑:“是吗?那再请小诗介绍她的同事给你们认识,现在大家都到齐 了,我们来练球吧!”
 
  跛豪:“一样是照以前的队形吧!”
 
  胖虎:“那当然啦!”
 
  场上空下两个位置,胖虎并没有在专心打球,他只是一直看着小诗,看着小 诗出神的胖虎,胖虎回想到以前有一次不小心脚扭到,小诗还特地过来关心慰问 ,看着她摆动的韵律,全身上下散发出青春的气息,而跛豪也是看着小诗甜美的 笑容,想想以前还在一起打排球的时候,她总是特别热心特别体贴的关心我,还 帮我准备了毛巾跟水,事实上小诗是帮大家都准备,两人心里想:‘小诗已经是 人妻了,对方居然是大雄…真不甘心…’原本只是想来看看以前的同学,没想到 能遇到小诗,这下算真是赚到了,打完球后…大雄戴上眼镜:“你们是怎么了? 球技变弱了!”
 
  跛豪跟胖虎:“……”
 
  大雄:“没关系!以后到了周末,我们就来学校这边练习吧!”
 
  跛豪:“好啊!我会赶过来的”
 
  心想:“以后每个礼拜都可以见到小诗,有什么不好”
 
  胖虎:“明天是星期天,我们晚上一起去吃饭,叙叙旧吧!”
 
  小诗:“这是个好主意!赞成!”
 

  因为跛豪跟胖虎家都住比较远,所以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,也不好意思让 别人等,所以大雄跟小诗也没换洗就一起去吃饭了,因为临时决定的,所以穿着 是运动服,不太好意思去比较好的餐厅吃,于是他们就在路边摊的小炒九九吃饭 ,最主要的还是要叙旧嘛!大雄很高兴,因为很久没大家一起聚在一起了,:“ 尽量点!今天我请客!”
 
  胖虎开了几罐酒,说“今天不醉不归!”
 
  大家都知道大雄酒量不好,喝没几杯脸就红了,后来都是小诗帮他挡酒,胖 虎似乎也醉了,胖虎:“对了!为什么小诗会嫁给你呢?”
 
  大雄醉茫茫:“什么?因为我爱她啊”
 
  胖虎胡言乱语:“小诗你跟永祥后来为什么分手了?”
 
  小诗:“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”
 
  跛豪也插一脚:“对啊!像你这么漂亮的人,应该嫁给永祥才对”
 
  跛豪丝毫没顾虑到大雄在旁边,永祥是个又高又帅的人,当时在学校的时候 可是风云人物,永祥跟小诗曾经是男女朋友,可以说是天生一对,但是后来不知 道为什么却分手了,也许是毕业了吧!胖虎:“小诗啊!你知道吗?永祥那家伙 已经结婚了,今天他没来,就是他老婆不让他来的”
 
  听到这话的小诗脸上变色,不话一语,小诗曾经深深爱着他,还想着以后要 跟他结婚的,胖虎:“不过你也结婚了,只是我没想到你会嫁给大雄”
 
  胖虎大胆的勾住小诗的肩膀,胖虎:“你知道吗?我以前暗恋过你”
 
  小诗听了吃了一惊,在一旁的跛豪看到知道胖虎喝太多了,跛豪把胖虎的手 拿开“你喝太多了啦!”
 
  胖虎推开他的手:“我哪有喝很多,我说的是实话”
 
  跛豪跟小诗说:“我先送他回去”
 
  小诗:“那你自小心一点喔!”
 
  胖虎紧抓着小诗的手:“不要!我要你留下来陪我”
 
  跛豪怎么拉他,他就是不放手,跛豪生气:“妈的!放手啦!”
 
  小诗被此景吓到,也许是大家都喝多了,小诗:“没关系!你先走好了,我 在送他回去”
 
  跛豪:“好吧!麻烦你了”
 
  此时跛豪的手是放在小诗的手上,
 

  小诗手缩走,跛豪才清醒,跛豪开车回家后…小诗把老公摇醒:“老公!你 醒醒!”
 
  大雄醉醺醺的:“什么?”
 
  小诗:“你还能走吧!我先扶你去搭计程车”
 
  小诗吃力的扶着大雄到大路上拦车,小诗把大雄送上车后,小诗:“我送完 胖虎我就回家”
 
  大雄:“那你要快点回来喔!我等你!”
 
  小诗又跑回去路边摊结完帐,扶着胖虎到路上,可是都没看到车,胖虎:“ 我的车在那边,这是钥匙!”
 
  小诗有考过驾照,小诗:“真是没办法!”
 
  小诗开着胖虎的车送他回去,胖虎:“你送我到前面的汽车旅馆好了,太晚 了,我今天先在这边过夜,明天再开车回去”
 
  小诗心想也对,这么晚开车的确很危险,而且她自己也很累了,已经有六七 分醉意了,于是看到前面有间汽车旅馆就开进去,停好车后,小诗辛苦的把胖虎 扶到房间,放到床上去,小诗要离开的时候,手却被胖虎抓住,胖虎用着强烈欲 望的眼神看着小诗:“小诗!我喜欢你啊!嫁给我好吗?”
 
  小诗挣扎想甩开胖虎的手:“胖虎你喝醉了啦!”
 
  胖虎强力的拉住小诗,小诗一不小心站不稳整个跌在胖虎的身上,36C的 胸部压在胖虎的胸膛上,两人的视线交集到了,此时四周都没声音,胖虎用着想 占有小诗的眼神看着她,小诗的脸红润红润,让胖虎忍不住吻了小诗,小诗并没 有反抗,也许是酒精在作祟吧!小诗觉得全身火热,头脑昏昏,欲望高涨,想要 有人来占有她,胖虎喝了酒更是想胡来,亲没多久,胖虎反转小诗,让小诗躺在 床上,自己压在她身上,两人继续火热的蛇吻,胖虎边吻边把小诗的T恤给脱掉 ,小诗也很配合的把手拉高,方便胖虎脱衣物,胖虎继续吻着小诗,手抚摸蕾丝 奶罩托高的那对白乳,胖虎边吻双手边捧高她的奶子把玩,胖虎伸手将小诗的乳 罩摘了下去,小诗竹笋型的乳房与粉红色的乳头,可见她老公还满爱护她的,没 有常在使用的感觉,胖虎双手拖住乳房,往内一圈,往外一圈的抓揉,胖虎边摸 边看着小诗享受的表情,胖虎捏揉她那高耸的乳峰顶端--那颗像艳红葡萄般的 粉嫩乳头,小诗目含春地娇哼了一声:“啊……!”
 
  娇嫩敏感的乳尖竟经不起捏一下放肆挑逗,即时变硬起来。
 

  胖虎快速的脱光全身衣物,下体的大屌已经跃跃欲试了,胖虎脱掉小诗的短 裤,也把白色的小裤裤给脱掉,小诗的阴毛不多,阴户干净,用手指轻轻拨弄唇 部,还有点淫丝,胖虎轻轻的扳开了她的穴口,看见里面是很漂亮的粉鲍,粉粉 的一片,真不愧是天使的秘密花园,胖虎受不了这样的天物,将他的舌头深了进 去,不断的上下做又移动着,小诗小嘴微起,不时发出“哼哼”
 
  之声,小诗这时候已经意乱情迷了,任人亲吻她的私处,胖虎再也受不了了 ,粗茎对准小诗的阴唇,屁股猛一沉,“补滋”
 
  一声,塞了三分之二下去。
 
  小诗眉头深锁,手紧抓着枕头的枕巾,分不清到底是渴望着喜极而泣,还是 要悲痛落泪,生理作用让她的屁股也已慢慢的扭动、摆动,嘴里还不停的发出淫 叫声和喘息声,胖虎双手牵着她的纤细的小手,小诗:“老公……嗯嗯……好舒 服……啊……”
 
  看来小诗已经把胖虎误以为是大雄了,她已经喝醉了,谁在上自己都不知道 ,还很享受的叫春,小诗只知道全身很热,下体一股一股的快感传遍全身,最后 紧抓着床单高潮了………胖虎也不知道干了多久,最后终于累的滚下来了,两人 就盖着棉被互相搂着睡着了。
 
   待续
 

  隔天早上…小诗渐渐苏醒,小诗:“头好痛喔!昨天喝太多了”
 
  小诗感觉浑身不对劲,尤其是私处,有点垮垮的,而且有黏液,整个房间传 来一股腥臭味,小诗发现自己全身赤裸,再看看旁边躺着的那个人,小诗大声尖 叫:“啊~~~~~~~~~~~~~”
 
  胖虎听到了叫声已经有五六分苏醒了,小诗心想:‘怎么会这样??
 
  不可能吧!我怎么会跟胖虎睡一起,头好痛,昨天的事都想不起来了,这下 怎么跟大雄交代’小诗下床,发现私处有残留的黏液,而且大腿也有些液体干掉 了,小诗心里越来越恐慌,一直说服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事,别乱想,小诗拿着衣 服冲到浴室去,打开莲蓬头,让水淋在自己身上,好好思考昨晚的事,忍不住流 泪了,因为自己居然让老公以外的男人给上了,虽然小诗跟永祥以前是男女朋友 ,但是小诗一直保持着处女之身,第一次是给了自己的老公大雄,小诗恨自己为 什么会这样做,这时候的胖虎也醒的差不多了,胖虎看到浴室里面有个濛濛的肉 色人体,想起昨晚的风雨激情,胖虎这时候勃起了,胖虎悄悄的走进浴室,还在 烦恼的小诗不知道胖虎已经站在她后面了,胖虎手搭着小诗的肩膀轻声道:“小 诗!”
 
  小诗吓了一跳,转过身来,看到胖虎全身赤裸裸的,大叫一声:“啊!” 
  小诗一手遮住双乳一手遮住私处,但是这对巨乳怎么可能用一只手就遮得住 呢?若隐若现的看起来更性感,小诗:“你想干嘛?昨天还不够吗?你知不知道 我们闯大祸了”
 
  胖虎:“你干嘛对我这么反感呢?昨天你不也是很快乐吗?一脸满足样,是 不是大雄平常没在滋润你呢”
 
  小诗似乎被说中心事,也为昨天的事感到脸红,小诗生气问的:“你老实告 诉我,你昨天有没有戴保险套”
 
  胖虎装失忆:“好像有又好像没有”
 
  小诗担心的事发生了,她下体的黏液就是精液,想着想着眼泪就掉下来了, 她哭着说:“我要是怀孕了看你怎么办”
 
  胖虎安慰:“放心啦!不会啦!哪有一次就怀孕的”
 
  小诗:“你这样怎么对得起大雄,你是他朋友耶!”
 
  胖虎微微笑不说话,好像做错事但却一副不在乎的样子,小诗生气:“我要 回家了,大雄一定很担心了吧!”
 

  要经过胖虎身旁时,却被胖虎拦住去路,胖虎双手搭在小诗的肩膀上,胖虎 :“先等一下,我们一起洗个鸳鸯浴在走嘛!”
 
  小诗:“你这个禽兽!你放开我!”
 
  但是一个小女生的力气哪大的过一个男生呢更何况胖虎是体育老师,曾经还 是海军陆战队,身体黝黑强壮结实,小诗身体雪白嫩皮嫩肤的,站在胖虎面前就 像是小鸡一样,小鸡怎么逃得过大老鹰的追击呢?胖虎认真的看着小诗:“小诗 !我是真的爱你啊!你嫁给我吧!我们一起生小孩组一个家庭”
 
  小诗心想:‘该不会是因为这样,所以昨天故意不戴套吧!’
 
  小诗:“你放开我!我是大雄的老婆!一辈子都是!”
 
  胖虎赏了小诗一个巴掌,胖虎厉声:“那我就要强奸你!”
 
  小诗第一次被人家打,受到了惊吓,脸上还红通通的一个印子,在小诗发愣 的时候,胖虎趁机把小诗抱起来,小诗双脚离地,突然起来的动作,自然而然的 双脚就勾住胖虎的腰,双手想抓东西就勾住了胖虎的脖子,地心引力的关系,身 体当然是往下滑,一不小心就插入了半截,小诗叫道:“痛~~”
 
  因为没有前戏就插入,阴道内还没分泌过多的润滑液,胖虎也觉得有点痛, 胖虎亲吻小诗的脖子,小诗挣扎的想逃开,胖虎:“你别动!你越动越痛!” 
  小诗因为疼痛,乖乖的不动听胖虎的话,胖虎继续认真吻着小诗的脖子,以 他的舌技在小诗的耳朵周围环绕,小诗的耳朵被舔的都是口水,胖虎时而还把小 诗的耳垂吸入,小诗慢慢的有些感觉了,大雄从来没有这么慎重的做过前戏,都 是抓一抓奶子干一干就射了,大雄这个人就是没有情趣,胖虎还在小诗的耳边吐 气,热气让小诗感觉到起鸡皮疙瘩,胖虎觉得包住肉棒的肉壁已经渗了一些淫液 出来了,
 

  胖虎加把劲在小诗耳边说些淫秽的话,胖虎:“是不是想要我干?”
 
  小诗挣扎的否认:“不是的不是!”
 
  这时肉棒又更进去了一点,小诗闭目:“恩~~”
 
  胖虎:“不是为什么还要出来跟我们聚会”
 
  胖虎边说边舔小诗的耳朵,小诗:“我只是想……我只是想见他而已” 
  原来大雄找排球队的队员回来是小诗要求的,目的就是为了见到以前的情人 永祥,想不到没见到面,事情还演变成这样,胖虎:“我的鸡巴可是比大雄长了 一截,你想不想要啊?”
 
  小诗抓住仅存的意志:“不要!我不想要!”
 
  胖虎:“真的吗?昨天我可是让你高潮了好几次喔!你还叫我快点干,一脸 满足的样子,大雄平常应该满足不了你”
 
  小诗不想回话了,看来事实好像就是这样,胖虎淫笑:“我要把我的大鸡巴 干进你的小鸡掰,只有我才能满足你”
 
  淫液越来越多,胖虎的鸡巴也慢慢的干进去小诗的体内,胖虎边走边干,因 为移动太大,阴部刺激太大,淫液渗出更多了,沾湿了整根鸡巴,胖虎走到外面 ,把小诗放到床上,整个身体压在小诗的身上,小诗:“不行!再不回去会被大 雄怀疑的”
 
  胖虎淫笑:“那你就好好的配合,让我快点出来!好好摆动你的腰”
 
  胖虎再用力一顶“噗滋”
 
  一声,整根插入小诗的肉穴深处,小诗小声的:“恩……哼…”
 
  胖虎已经不懂得怜香惜玉,不管她是真痛假痛,把二十公分长的鸡巴一次插 到底,屁股就旋转一下,每一次抽出来,都是整根抽出来,让她的淫穴,有着实 实虚虚的感觉,让肉穴对鸡巴美感持续不断。
 
  小诗发出一起一伏、由小声变大声、从缓至急、由低沉到高吭的呻吟:“唔 唔唔唔唔唔唔唔……啊……”
 
  虽然如此,但是小诗还是很克制的压低声音,胖虎:“小诗!大声叫吧!这 边只有我们两人,不会被听到的,你努力叫,我也会干的比叫卖力,会比较快结 束”
 
  胖虎边干边抓着小诗雪白的大肥奶,拇指跟食指狠狠挟住挺凸变硬的粉红乳 头就是揉、搓、捽、磨……不时更肆虐地用力一捏,胖虎努力的抽送鸡巴,阴壁 与鸡巴的紧紧密结合,使他的每一次抽送都十分困难,但是每一次的摩擦都带给 他极端的刺激。
 
  小诗真的不常做爱,阴道很紧,保存的很好,小诗再也不顾纪律的淫叫:“ 喔…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………舒服……嗯……嗯…哦哦哦哦…… 哎哟……啊!啊!啊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 唔…”
 
  胖虎:“这才是小诗嘛!”
 
  小诗被胖虎称赞的脸红了,停住了叫声,胖虎怕到:“别停啊!继续叫啊! ”
 
  小诗脸色变的比较舒服了,秀眉黛扬,红唇微翘,两只水汪汪的含春杏眼, 胖虎这时候看傻了眼,这是天使的脸孔,好漂亮,好美~小诗感觉到下体没有动 作了,双腿主动勾住胖虎,胖虎知道小诗需求来了,胖虎看到小诗这张娇不胜羞 的妩媚动人表情,淫兴大发,当下猛地发起一轮狂抽狠插,铁杆般的大鸡巴插入 时根根到底,抽出时干到穴口边缘。
 
  小诗浪叫:“哦………啊…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哎哟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啊! 啊!啊!啊啊!啊!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…啊……哦哦哦哦………哎哟……啊” 
  小诗内心真的是渴望大鸡巴,当胖虎干入的时候,她心想真的比老公还大, 阴道整个很充实,小诗祈求如果可以的话,就让我放荡一次吧!原谅我!老公! 真的太舒服了!小诗忍不住美臀配合的往上顶,虽然说这是为了配合胖虎让他早 点出来,但这也是小诗的期望,她的生理需求,胖虎抬起她的大腿,架到肩膀上 ,开始用力地抽插起来。
 
  每一击都深深地撞到子宫口,然后每一次的抽出又都会带出小诗淫穴内的大 量淫水。
 
  胖虎改变抽插的速度,如狂暴雨般急速抽插,插得小诗淫声大叫:“哦…哦 …哦…哦……哦…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 
  小诗发现胖虎的鸡巴变大,而且速度变快了,有种不安感,小诗担心的喊: “哦……哦…不……要………不行……射到………里面去……会怀孕………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”
 
  胖虎已将浑浊滚烫的精液全射入她的小穴里,两人不停喘气,胖虎全身都汗 液,床单上淫水跟精液的味道散布整个房间,
 

  胖虎再强也不行了,累的滚下来躺在小诗旁边,手牵着小诗的手,脑袋空白 的小诗回过神后,甩开胖虎的手,拿起衣服狠狠瞪他一眼,大力甩门就走了,狼 狈的回到家,看到老公躺在门口,奋力的把老公扶回房间,把他的鞋子脱掉,大 雄喃喃自语:“你回来了啊!老婆!”
 
  小诗惭愧:‘恩’不敢看大雄一眼,就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,小诗到浴室去 ,把全身脏液洗干净,然后穿着睡衣,上床陪在老公身旁,心里有着强烈的愧疚 感,因为太过疲累,不久就睡着了。
 

  那天过后,大雄还是跟以前一样,看来大雄并没有起疑,但是接着的一个礼 拜,小诗的心情都不太好,直到了礼拜六又来了,小诗跟大雄说她不舒服不想去 ,大雄只好自己去,当胖虎问起小诗的时候,大雄:“她说她不舒服,不想来” 
  胖虎:“她有怎么样吗?”
 
  大雄:“没有,谢谢你的关心!”
 
  这一切都看在跛豪眼里,那天回去到底发生什么事,他保持着猜疑的态度, 但却不敢直接问胖虎,一直又到了下个礼拜六,大雄不断的劝着小诗,小诗才勉 强的答应大雄,小诗快速的穿起粉红色T恤跟一件短牛仔裤就出门了,小巧的牛 仔裤,把小诗的屁股逼的澎澎的,小巧可爱,路人都不断的盯着她的屁股看,一 去到球场上,小诗看到胖虎,感到非常尴尬,一直避开不看他,心不在焉的一直 loss掉球,小诗一个跳跃,站在后面的胖虎跟跛豪都看到了,小诗的黑色丁 字裤露出来了,两人也变的心不在焉了,一直对小诗想入非非,大雄:“我看大 家好像都很累,我们休息一下吧!”
 
  小诗:“我去上一下厕所”
 
  走出去没多久后……胖虎:“我肚子突然怪怪的,我去一下厕所”
 
  大雄并没有怀疑,但是跛豪却更加怀疑了,但他又不能用尿遁去偷看,因为 如果三个人都说要上厕所太奇怪了,
 

  小诗上完厕所出来,吓了一跳差点叫出来,因为胖虎在女厕里等她,小诗严 肃:“你想干嘛?”
 
  胖虎淫笑的拉下运动裤跟内裤,露出他爆筋的大屌,这时候小诗看得很清楚 ,胖虎的阴茎真的比大雄大了一吋,小诗颤抖的说:“你别乱来喔!这边是公共 场所”
 
  胖虎笑道:“别这样!你那天不是被我干的很爽吗?”
 
  小诗脸红道:“那天是喝醉酒,别说了!”
 
  胖虎淫笑的走近,小诗:“你再过来我就尖叫,大家就都会跑过来”
 
  胖虎笑道:“别叫!那天想想,我想跟你来的交易”
 
  小诗:“什么?”
 
  胖虎:“你想见他吧!”
 
  小诗紧张:“谁?”
 
  虽然她心以早就知道胖虎在说谁了,胖虎:“就是你的前男朋友啊!永祥! ”
 
  小诗听到永祥两个字,脸色大变,心跳加速,自己真的很想见他,胖虎看小 诗都不回答,就说:“放心吧!这件事我会安排好的”
 
  小诗:“真的?”
 
  胖虎:“??”
 
  小诗:“真的可以见到他吗?”
 
  胖虎:“当然!现在只有我联络的到他”
 
  小诗不敢看胖虎的说:“那你想我怎样?”
 
  胖虎笑道:“当然是满足我的欲望”
 
  小诗:“不行!我是有夫之妇,除了这件事我什么都答应”
 
  胖虎:“放心好了!只有周末你跟我再一起就行了,平常你还是可以当你的 贤妻良母”
 
  听到这边小诗觉得好像被利用一样,胖虎说话带刺,胖虎看她犹豫不觉,就 说:“你再不快点决定,我就要走了,你就永远见不到你心爱的人了”
 
  胖虎假装要离开,小诗:“别!我答应你就是了,你可要保证我见的到他” 
  胖虎笑道:“当然!我会尽快安排的”
 
  胖虎:“走吧!我们到残障厕所那间比较大”
 
  胖虎将小诗用新娘抱抱起,走到残障人士用的那间,上锁!小诗担心的说: “你要快点喔!不会老公会起疑”
 
  胖虎淫笑:“那你可要好好配合,先帮我含”
 
  小诗:“含?我连老公的都没有…”
 
  胖虎鸡巴一挺一半塞到小诗的嘴里,顶到小诗的喉咙,但不得已只好含住, 胖虎一挺一挺的鸡巴,把小诗的嘴当肉穴来用,小诗第一次帮男人口交,而且不 是自己的老公,觉得自己好可耻,以前都是男人为她服务,现在却要为了男人做 这种事,
 

  小诗呻吟着:“呜呜…嗯……呜……呼…”
 
  胖虎坐在马桶上,让小诗好好服务,胖虎的鸡巴在小诗嘴巴服务下涨得更大 ,小诗的舌头有如舔冰淇淋般舔胖虎的龟头,使胖虎差点爆发,但是胖虎认为身 为堂堂男子汉太早爆发实在是有辱男子汉,于是他紧固精门,不让鸡巴爆发出来 。
 
  小诗的嘴好烫,她含的好紧,她含得鸡巴涨得更大!为了让胖虎更快出来, 她的手也握住了胖虎的鸡巴,轻轻的来回套弄含着,胖虎简直爽到快升天了,这 时候有个很近的声音就在女厕外,“小诗!你好了吗?”
 
  这人不是别人就是大雄,因为去厕所太久了,所以大雄就跑过来看看,吓的 小诗吐出鸡巴,应声:“等等!我快好了,在三分…钟!”
 
  胖虎还没等小诗说完就在钟的时候又把鸡巴顶入,小诗吓的乱打胖虎的大腿 ,大雄:“那你快点,我在外面等你”
 
  小诗吐出鸡巴,小诗紧张起来:“不用了!你不用等我啦!”
 
  大雄:“没关系啦!你一个人我怕你危险”
 
  小诗小声的说:“怎么办?”
 
  胖虎轻声:“你快点帮我弄出来,然后先出去,我随后再出去”
 
  小诗紧张:“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?”
 
  胖虎轻声:“这是我们的约定,你不给我我就不让你出去”
 
  小诗轻声:“那你现在要怎样?”
 
  胖虎轻声:“脱裤子!快!”
 
  小诗无奈只好脱掉裤子,里面穿着黑色的丁字裤,毛毛都露在外面,格外性 感,胖虎轻声:“坐上来!”
 
  小诗轻声:“你没戴套”
 
  胖虎轻声:“忘记带!快点!等等被发现就糟了”
 
  小诗看在情况危急份上,只好照做,胖虎扶好鸡巴,小诗撑开阴唇,慢慢的 坐下来,才坐到一半,胖虎突然抱住她的腰,站起来整根几乎挺入,小诗整个双 手撑在门上,小诗忍不住叫道:“啊!!”
 
  大雄在一旁问:“怎么了??”
 
  小诗装镇定:“没事!有蟑螂!我踩死了!”
 

  胖虎用着粗大的阴茎奋力的在小诗的紧窄阴道上,前后抽戳,小诗一直想叫 春,一手盖住自己的嘴,胖虎一手伸到她嘴边,让她含住,小诗含住还不停的含 着他的手指头,也许也这是生理需求吧!小诗淫穴的淫水,被鸡巴的陵沟,一进 一出掏出了不少淫水,溅得大腿内侧,阴毛,周围,都被淫水弄得黏湿湿的,好 不腻人!门板上被震的一抖一抖的,胖虎边干边打着小诗的翘臀,“啪!” 
  大雄:“那什么声音?”
 
  小诗:“没……没有啦!有…蚊子!”
 
  小诗因为紧张想要帮胖虎快点出来,香臀的扭动更大,更快,不停的往后顶 ,让他可以插得更进去,不一会儿,胖虎鸡巴一阵抽搐,一股浓浓精液,完全射 进小诗的淫穴里,烫得小诗又是一阵头抖,汗像雨水般滴滴的往下来,小诗穿好 裤子,假装冲水,就赶快跑出来了,只听到大雄:“你怎么全身都汗啊?” 
  小诗小声的说:“大不出来”
 
  到了球场,两人走过跛豪面前,跛豪吃了一惊,他们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, 小诗:“口好渴喔!老公可以帮我买饮料吗?”
 
  大雄很高兴的去买了,跛豪这时候走过来在小诗背后小声的说:“你大腿后 面有精液流下来”
 
  小诗吓了一大跳,赶快拿卫生纸擦掉,想也知道,毕竟丁字裤怎么档的住精 液流下来,这时候胖虎也回来了,跛豪用着奇怪的眼光看着胖虎,跛豪:“我先 回去了”
 
  胖虎:“他怎么了?”
 
  小诗:“不知道!”
 

  礼拜三晚上小诗:“老公!你明天有空吗?可以陪陪我吗?”
 
  大雄:“不好意思!我明天必须要上班”
 
  小诗一脸失望的样子,小诗:“那我可以跟朋友出去吗?”
 
  大雄:“嗯!好啊!你要跟谁出去呢?”
 
  小诗想了想,想不到有谁,于是她就打开电话簿,最后打给了跛豪,小诗: “喂!我是小诗啦!明天你有空吗?”
 
  跛豪:“有什么事吗?”
 
  小诗:“可以陪陪我吗?因为大雄明天要上班”
 
  跛豪:“好啊!”
 
  小诗:“那我们明天在学校见,掰!”
 
  事实上跛豪必须要上班,可是心想可以跟小诗独处,就打算请假一天,小诗 :“老公!那我明天跟跛豪一起去练球喔”
 
  大雄:“好的!不好意思!不能陪你”
 
  小诗微微笑:“没关系啦!”
 

  礼拜四早上小诗穿着白色的T恤和一件粉红色的短裤就出门了,小诗看到跛 豪已经在那边等了,小诗:“不好意思!来晚了,我们来练习吧!”
 
  跛豪以前在学校的时候,是小诗诉苦的对象,只要小诗跟永祥吵架,她就会 想找他诉苦,不知道为什么,跛豪就是有让人想倾诉的感觉,而且重点是跛豪是 个守口如瓶的人,不会到处乱说,这就是为什么小诗会找他诉苦的原因,边打球 ,小诗就问:“小豪!我可以跟你诉苦吗?”
 
  每当小诗想诉苦就会用叫得很亲密,跛豪:“说呀!我在听”
 
  小诗:“这话题有点不太好意思”
 
  跛豪:“没关系!你说来听听,我不会告诉别人的”
 
  小诗很放心的把胖虎的事告诉了跛豪,跛豪心想:‘跟我猜的一模一样’小 诗:“不知道我答应他这个交易是对还是错,我希望能跟永祥见面,但是又不想 对不起老公”
 
  跛豪:“既然都答应了,就别烦恼了,照着自己的感觉走”
 
  小诗:“说的也没错啦!但是我总是觉得很内疚……谢谢你跛豪,讲出来我 总觉得有人跟我一起分担压力,现在好多了”
 
  说着说着天就暗下来了,哗哗哗…雨水一直滴下来,而且越下越大,跛豪“ 我们先到教室前躲雨”
 
  小诗:“恩”
 

  跛豪:“雨还真大”
 
  小诗:“应该不会下很久”
 
  但是雨越下越大,雨被风吹进骑楼,跛豪:“不知道这间教室有没有锁” 
  跛豪一转把手,没锁!是开着的,跛豪:“我们先进去躲雨吧!”
 
  小诗:“恩恩!好!”
 
  跛豪:“看来这雨恐怕没那么快停”
 
  小诗坐在桌子上:“好讨厌喔!衣服都湿了”
 
  跛豪转过去看小诗的白色T恤全部都变透明的了,连里面的粉红色胸罩都看 得一清二楚,跛豪搭起了帐篷,小诗发现跛豪一直看着她的胸部,害羞得脸红了 ,跛豪:“你这样全身湿淋淋的会感冒喔!”
 
  小诗:“可是现在没衣服可以换啊!”
 
  跛豪:“那你可以先把湿的衣服脱掉”
 
  小诗愣了一会儿~~小诗:“那你头转过去不能看”
 
  跛豪:“嗯!”
 
  小诗很在意跛豪不知道会不会突然转过来,她还是把衣服脱了只剩内衣,跛 豪看着窗外:“你知道吗?我真的很羡慕大雄,可以跟你在一起一辈子,从以前 我一直都是在你身后守护着你,没想到最后你却是嫁给大雄,我更恨胖虎玷污你 ”
 
  小诗:“你现在说这个干什么……”
 
  跛豪:“其实我从以前就一直爱着你”
 
  跛豪突然转身走到小诗旁低头吻了她,小诗被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,而且 跛豪还把手贴在小诗的胸部上,小诗推开跛豪,小诗:“你干什么你!” 
  跛豪拉住小诗的手:“我是认真的”
 
  小诗挣脱跛豪跑到门口,想开门出去,跛豪:“你想穿这样出去吗?” 
  小诗一手遮住胸部:“把衣服还我”
 
  跛豪大声道:“为什么我就不能得到你的爱,你看不起我吗?”
 
  小诗:“你疯了你!”
 
  小诗想要上前去抢衣服,可是却被跛豪抓住了,小诗:“你在这样我就要叫 了喔!”
 
  跛豪:“这边都没人,况且雨那么大,你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你”
 
  小诗发现自己的处境很危险,挣脱跛豪的手,想往外冲,跛豪一手拉住她, 一手把门上锁,拉到自己身旁,两人身体贴的紧紧的,
 

  跛豪:“你最好别再想逃走,不然我就把你跟胖虎的事告诉你老公”
 
  小诗心想:‘没想到以前我最信任的人背叛我了’心里有些难过……跛豪亲 吻小诗的脖子,手在她的胸部上乱抓,小诗:“不要啊!你别这样子!” 
  跛豪大声道:“胖虎都可以得到你的肉体了,为什么我不可以,我应该比他 更有资格,我得不到你的心,至少让我得到你的身体”
 
  小诗突然觉得这人好可怜…小诗并不在反抗,也许是同情他,也许是觉得自 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,还不如顺着他会比较好一点,跛豪吻着小诗的脖子,伸手 到后面把她的胸罩解开,跛豪看到小诗36C的竹笋奶,乳肉雪白,乳头粉红, 极度兴奋,他双手已伸向小诗那对肥白大奶,运用着纯熟的技巧、恰到好处的力 度在猛搓狠揉着。
 
  跛豪两掌揉抚着她的乳房,感觉到她圆润的乳珠硬了,而后,一只手伸进她 短裤内,拨开她的内裤,她两条大腿立即并拢,把跛豪的手掌夹住,跛豪感受到 小诗柔滑细腻的大腿肌肉在抽搐颤抖,更触摸到她浓郁的阴毛丛中那两片花瓣, 已经被阴道中流出的淫水弄得湿淋淋,粘糊糊的。
 
  跛豪用中指轻轻揉弄着那两片迷人的花瓣,整个手掌被她阴道中流出的淫液 蜜汁沾得湿淋淋的。
 
  跛豪把小诗的裤子连内裤一并脱下来,小诗的阴毛呈倒三角型黑绒绒一片, 跛豪用手指轻易拨开小诗那两片滑嫩有弹性的大阴唇,花蕾还是粉红色,连边缘 都呈现粉嫩粉嫩,不像有些会黑黑的,再掰开更大一些,阴道口湿湿亮亮的,好 诱人!
 

  跛豪立刻脱光自己的内外裤,露出的屌比胖虎短,但是比胖虎粗,当小诗感 受到跛豪坚硬挺拔的大龟头已经顶入了她赤裸的股沟时,她开始挣扎扭动臀部。 
  小诗叫道:“不要…不要这样,那里不可以……”
 
  这个时候跛豪说什么也不可能会放手,而且她扭动的臀部磨擦着跛豪挺硬的 大龟头,只会使他更加的亢奋。
 
  跛豪手扶着粗壮坚挺的阳具由她跨间顶在她的柔滑的阴唇上磨擦着,龟头上 沾满了她的淫液蜜汁,感觉到那两片迷人的花瓣似乎张开了。
 
  小诗感到危机来了:“呃~你……你……至少要戴套啊”
 
  跛豪:“这时候哪里去生套,而且你跟胖虎做爱的时候也没戴套啊!” 
  小诗心想对了上礼拜精液流出来被他看到了,小诗也不知道要怎么反驳,小 诗:“那你等一下不可以射在里面喔!”
 
  跛豪并没有回答,小诗有些担心,在小诗扭腰想闪避他的龟头时,跛豪将下 体用力一顶,这时清晰的感觉到他赤裸的下体前端的耻骨与小诗雪白的股沟紧蜜 的贴在一起,肉与肉的蜜贴厮磨,那是一种兴奋的舒爽,使他伸在她跨下的阳具 暴长挺立,沾满她淫液蜜汁的大龟头不停的点着她跨间那两片湿润的花瓣。 
  小诗忍不住呻吟轻叫:“呃啊……唔喔…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 ……哼……”
 
  跛豪已扶正对着她那迷人仙洞的大龟头挺了进去,好紧!因为跛豪的阴茎比 较粗,所以感觉特别紧,小诗也感受到她前所未有的快感,跛豪的大龟头大约插 入她湿滑的阴道,感觉龟头的肉冠棱沟被一圈温热湿滑的嫩肉紧紧的箍住。 
  跛豪又是腰部用力一挺,听到“噗…哧~…”
 
  一声,跛豪插在她美穴中的阳具感觉到她整个阴道壁不停的抽搐收缩,夹磨 吸吮着他的阳具,包箍得他全身汗毛孔都张开了,其中的快意美感,共能用如羽 化登仙来形容。
 
  跛豪边挺动下体,边看着小诗美丽双峰挺秀,粉红色的乳晕中那一粒樱桃, 迷人的肚脐下是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肚,小腹下那浓郁的阴毛与他浓密的阴毛都沾 满了淫液,湿淋淋的已经纠结粘在一起,分不出谁是谁的。
 
  那尽根而入的阳具与她嫩红的花瓣蜜实的接合在一起,小诗头后仰,在跛豪 眼前的小诗紧闭着迷人的凤目,长如扇型的睫毛轻轻抖动着,檀口轻喘,跛豪内 心想着:啊!小诗!你太正了。
 
  跛豪这时温柔的将双唇印在她柔软的唇上,她没有挣扎,任由他吸吮着她嫩 滑的舌尖,跛豪贪婪的吞食着她口中的香津玉液,甘甜的玉液吞入腹中,亢奋的 美感使跛豪紧插在她美穴中的阳具更加挺硬。
 
  在他将粗壮的阳具在她的迷人美穴中缓缓抽动时,紧闭双目的小诗眉头又轻 蹙起来,阴道中温润的肉壁不停的蠕动夹磨着他的阳具,
 

  外面的雨哗啦啦的下,里面激烈的做爱着,小诗心想我又要对不起老公了, 就好好满足他一次,以后我就不在欠他了,只见小诗用腿缠紧了跛豪的腰部,生 涩的挺动她的阴户迎合跛豪的抽插。
 
  这时跛豪低头吻住了她柔美的唇,小诗也伸出嫩舌与他的舌头交缠着,两人 互相吞食着对方的香津口液,小诗交缠在跛豪腰上那双雪白匀称的美腿是如此的 紧蜜,两人跨间大腿根处肉与肉的厮磨蜜实的一点缝隙都没有。
 

  俩强猛的交合着,这时小诗主动的伸手抱住跛豪,那甘美的柔唇紧紧的吸住 跛豪的唇,吸啜着他的舌尖。
 
  俩下体发出激情撞击的“啪!……啪!……啪!……”
 
  声,阳具进出她美穴的“噗……哧!……”
 
  声不断。
 
  这时小诗突然轻叫一声,两条缠在跛豪腰际的修长美腿不停的抽搐。
 
  小诗:“呃~抱紧我~抱紧我……”
 
  跛豪立即抱紧了小诗,让俩人赤裸的身子完全紧蜜的贴实,下面挺动的阳具 用力顶到最深处,又硬又大龟头已经深入到她子宫花蕊处,只感觉她的子宫腔突 然咬住了跛豪的龟头肉冠,小诗的高潮来了,一股滚热的阴水由花蕊中喷发到他 的龟头马眼口上。
 
  跛豪依然挺动着下体,粗大的鸡巴每插入小诗的美鲍,抽出来又带出了一些 唇肉,粗的鸡巴易带给女人高潮,小诗意乱情迷的叫着,两条抽搐的雪白浑圆的 美腿又紧缠到跛豪的腰上,下体强烈的挺动迎合着跛豪的抽插。
 
  这时跛豪感受龟头一阵强烈麻痒,知道快要射了,同时整根阳具被她蠕动夹 磨的阴道壁上嫩肉紧紧的吸吮,再也忍不住,只觉大龟头一胀间,一股浓稠的阳 精如火山喷发般射入了小诗子宫深处的花蕊上,龟头喷发时的抖动惊动了没什么 经验的小诗。
 
  小诗喘气的问:“你是不是射在里面了?”
 
  跛豪:“呃~对不起!我……太舒服了,来不及拔出来……”
 
  小诗噘着嘴说:“你真的会害死我……”
 
  两人汗流浃背,教室的窗户都被热气的蒙上一层水蒸气,雨渐渐的变小了, 小诗拿着卫生纸擦着私处流出来的精液,穿好衣服后,雨也停了,跛豪心情好像 变的很好,跛豪:“对不起!”
 
  小诗:“没关系!做都做了!”
 
  跛豪:“我们一起去吃东西吧!我请客!”
 
  小诗“恩”
 
  吃完后跛豪送小诗回家。
 

  大雄:“最近在跟我老婆做爱的时候,她都心不在焉,而且好像没什么感觉 ”
 
  同事:“有心事吗?”
 
  大雄:“而且我觉得她的阴道变松了”
 
  同事:“会不会是…你老婆偷汉子?”
 
  大雄激愤:“怎么可能?我很爱我老婆的”
 
  同事:“但是你却非你老婆的最爱啊!”
 
  大雄:“………”
 
  同事:“最好多注意你老婆一下比较好”
 
  大雄:“恩”
 

  胖虎:“喂!小诗啊!我约到永祥了,时间就定在下礼拜六”
 
  小诗很期待又怕受伤害:“恩恩!”
 
  胖虎:“那天我看永祥就扮成新郎,你就扮成新娘,来一场婚礼怎样?” 
  小诗:“不行啦!下礼拜我老公都在家,而且……而且我不想在背叛我老公 ”
 
  胖虎:“我想大雄应该不会计较才对,你跟永祥的事大雄也知道啊!总之, 我好不容易约到永祥,你就想办法说服你老公吧!那天我跟跛豪也会去给你们庆 祝,就在你家办吧!掰掰!”
 
  小诗:“………”
 
  ‘嘟嘟嘟……’永祥之所有没有跟小诗结婚,又娶了别的女人,那是因为小 诗的好友惠惠,当年也是排球队的队员之一,跟小诗非常要好,惠惠其实也喜欢 永祥,但她知道小诗喜欢永祥,而且永祥也很爱小诗,所以这件事她并没有告诉 小诗,一直到了有一次,永祥被托付在惠惠回家,惠惠背后面喝醉酒的车撞死了 ,临死前她跟永祥告白了,永祥很愧对惠惠,所以跟小诗分手了,毕业后也没再 联络了,毕业后大雄跟小诗在同一家公司上班,因此大雄不断的安慰小诗,所谓 近水楼台先得月,就这样小诗跟大雄发生感情了,交往没多久就结婚了。 
  但是为什么后来永祥又答应要跟小诗见面了呢?就是因为胖虎在电话中跟永 祥说:“难道你这样就对得起小诗吗?”
 
  永祥想了好几天终于答应了,也因为只有见面一天,所以他就答应了,算是 完成小诗的心愿,他也不想对不起小诗,小诗爬到床上去:“老公我有件事想跟 你谈”
 
  大雄担心的事来了,是不是小诗要坦诚她偷情的事,大雄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看着报纸:“什么事?”
 
  小诗:“我约了永祥见面了”
 
  大雄:“什么???”
 
  大雄心想难道偷情对象就是他吗?小诗:“你生气了啊?”
 
  大雄:“不会!我怎么会生气呢?你是我老婆啊!”
 
  小诗:“但是那天我不能当你老婆”
 
  大雄:“为什么?”
 
  于是小诗就把事情告诉他,除了胖虎跟跛豪的事之外,大雄沉默不语,小诗 恳求:“拜托!就那一次就好了”
 
  大雄看着小诗诚恳的脸就答应了,小诗高兴得差点跳起来,小诗:“永祥还 不知道我们结婚,我不想给他压力,所以那天你要装作只是我以前的同学喔!而 且所有我们的合照还有牙刷等,你要搬去跟胖虎一起睡”
 
  大雄:“什么?”
 
  大雄心想为了老婆就一次就好,小诗:“老公委屈你了,你是全世界最好的 老公。”
 
  大雄:“好吧!”
 
  小诗:“如果你心情不好,你那天可以不用来参加”
 
  大雄心想不去万一发生什么事还得了,大雄:“没关系!我参加!”
 
  小诗:“那我打去给胖虎”
 
  这件事情暂时让大雄忘记他想查小诗的事了。
 

  到了下礼拜六一早胖虎就开车载永祥到小诗她家,为了是想先让他们培养感 情,小诗开门看到永祥,眼泪掉下来,扑上去紧紧抱着永祥,好几年没见的情侣 ,小诗已经忘记他是有夫之妇了,永祥也抱着小诗拍拍她的背:“好了好了!不 哭不哭!来谈谈你这几年都在做什么”
 
  两人到了房间去聊心事,而胖虎跛豪跟大雄则在客厅装饰东西,然后买了一 些食物来放,做个小型的婚宴场地,到了晚上……主持人胖虎拿着麦克风:“让 我们欢迎新郎新娘”
 
  两人手勾着手慢慢的走下来,永祥穿着黑色的西装,而小诗就穿着她跟大雄 结婚的那套白色婚纱,大雄看的忌妒得要死,胖虎:“让我们请他们两人发表一 些感言”
 
  永祥在讲话的时候,小诗看到大雄带着愤怒的眼神,心里觉得有点对不起他 ,跛豪拉住他的手,安慰道:“这是假的啦!”
 
  大雄才慢慢停止怒火,两人讲完话后,大家开始吃东西,跛豪跟胖虎两人纷 纷进新人酒,永祥可没像大雄那么没用,喝了好几杯酒脸都没红,而大雄则自己 在一旁喝着闷酒,永祥:“小诗!大雄是不是心情不好啊?”
 
  小诗:“不要让他影响我们今天的心情”
 
  永祥:“我们去进他酒吧!”
 
  两人拿着酒杯去跟大雄进酒,大雄心情很不愉快,小诗眼神示意他要拿起杯 子,大雄只好草率的喝了一杯,代表祝福他们,喝着喝着没想到大雄喝醉了, 

  等他有点清醒的时候,看到东西收的差不多了,而胖虎跟跛豪两人坐在沙发 上看着电视,却没看到小诗跟永祥,大雄心想:‘难道是……这事先没讲好啊! ’
 
  大雄赶紧跑到他们的主卧室外,听到里面好像传来打情骂俏的声音,大雄轻 轻的扭开手把,偷偷的打开一个小缝偷看,两人在大床上嬉闹,两人打着互相看 着对方,就接吻起来,而永祥边脱掉西装,两人就像是一对新婚夫妻,大雄假装 醉了打开门,指着两位说:“你为什么碰我老婆”
 
  永祥:“??”
 
  小诗赶紧说:“他喝醉了”
 
  永祥:“那怎么办?要把他赶出去吗?”
 
  小诗体会大雄的心情,小诗:“他不闹事就让他在这边吧!”
 
  大雄假装醉倒坐在床旁靠着墙壁,两人又继续亲吻,永祥已经脱到剩下内裤 了,而小诗站起把婚纱刷整个脱下,里面穿着紫色的内衣裤,永祥:“这是我最 爱的颜色”
 
  大雄:“哼!”
 
  永祥把小诗压在身下,亲吻着她小诗很期待,又有点怕,心跳很快,从来没 有这种感觉,跟自己心爱的人做爱感觉就是不一样,永祥:“真的可以吗?” 
  小诗羞涩的点点头,大雄:“爱吃又甲小利”
 
  永祥根本就不理大雄的话,永祥轻轻地拍着她的腿,开始温柔地抚摸她的大 腿,手慢慢地顺着她的大腿往上滑,感受小诗大腿的温暖和柔滑的感觉。 
  小诗的身体十分僵硬,被摸得浑身发颤,她的手无力地握住永祥的手腕,但 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。
 
  永祥的手在小诗的身体上四处游走,小诗的呼吸细长而均匀,身体完全放松 任他的手摸遍她的全身。
 
  她的嘴唇正对着永祥的耳朵,不时地给永祥一两个吻,或是舔一舔他的脖子 ,在他的耳朵里呼气。
 
  他们俩的身体配合得真是非常的合适,永祥突出的地方小诗的就会凹进去, 身体的互补使他们搂在一起时倍感舒服。
 
  过了几分钟,永祥按耐不住了想进行更深入的接触,他想让小诗摸他的鸡巴 。
 
  小诗体会到了似的,温暖的小手握住了他热呼的二十公分长的鸡巴,纤细的 手指轻轻地抚摸着。
 
  小诗惊呼:“好大!”
 
  小诗很心动,因为她曾经被大鸡巴干过,所以能体会那种被干的爽快,永祥 摸到了她丰满尖挺的乳房,在他大手的笼罩下,它们犹如大球一样,在他的手里 被捏扁又放大。
 
  永祥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小诗尖尖的乳头,细心地捻动揉捏着,感觉到它们越 来越硬。
 
  小诗有感觉了:“哦…哦…哦……好痒…好舒服…”
 
  大雄一言不发,永祥不停地揉搓小诗的乳房,手指在她的乳头上来回打转。 

  小诗的呼吸急促起来,呼出的热气喷到永祥的脸上。
 
  仿佛心有灵犀一样,他们的嘴唇对在了一起,然后就是充满激情的热吻。 
  两人热情地拥吻着,拚命吮吸对方。
 
  小诗主动把舌头伸了过来,如同一只小鸟般在永祥的嘴里自由地飞翔,搅得 他神魂颠倒,感觉到无比的刺激。
 
  而永祥含住小诗柔软滑腻的舌头,用力地吮吸它,同时用力地挤压她的乳房 。
 
  小诗的嘴唇微微打开,牙齿轻轻咬住永祥的上下唇,同时抽回舌头在他的双 唇上滑动,感觉非常刺激。
 
  小诗的身体犹如火一般热,大腿不断地摩擦永祥的鸡巴,挑动他的欲火。 
  小诗打开大腿,双手勾住永祥的脖子。
 
  由于兴奋,小诗的身体已经有些紧张了,可以感到她的小腹绷得很紧,紧贴 着永祥的小腹,将火一般的热情传递过来。
 
  小诗的身材前凸后翘,看的永祥很心动,令永祥只想温柔地、小心地呵护她 ,不想令她受到伤害,只想和她痛快地接吻。
 
  两人拥抱在一起,两个赤裸火热的身躯渐渐地融合为一体,舌头热烈地交缠 着。
 
  永祥抬起小诗的头,让她枕着他的手臂。
 
  可以感到小诗坚挺的乳房紧紧地抵在他的胸前,乳头对着乳头,互相研磨。 
  小诗的手抚摸着永祥的后背,顺着脊椎骨慢慢往下滑到他的屁股,然后她自 然地抬起大腿,缠在了永祥的屁股上,永祥的另一只手扶正鸡巴,让它抵在小诗 已经潮湿的淫屄口,轻轻用力往前一送,顺利地挤进两片肥厚的阴唇中,小诗并 不避讳的接受他,更应该说是等待他的归来,小诗的那里仍然十分紧,给永祥的 侵入造成不小的阻碍。
 
  永祥轻轻地旋动鸡巴,刺激小诗的阴唇,等到那里充分润滑后,才继续向前 插,这次虽然还是很紧,但是在他的努力下,他顺利地插了进去。
 
  小诗满足地呻吟了一声,身体放松下来。
 

  永祥一边和她热烈地拥吻,一边将鸡巴挺进到小诗的淫穴深处。
 
  小诗的淫穴里已经十分湿润了,而且热乎乎的,四周绵软的淫肉舒舒服服地 贴在他的肉棒上,不断地给他以压迫感,永祥的鸡巴很快就到达了终点,前面有 非常柔软的东西挡住了他的去路,这应该是子宫了吧。
 
  他们维持着胶合的状态好一会,然后开始抽送鸡巴,阴壁与鸡巴的紧紧密结 合,使他的每一次抽送都十分困难,但是每一次的摩擦都给他极端的刺激。 
  永祥的每一次抽出都要完全地抽离小诗的身体,然后进入时再从新插入,如 此这般,小诗才会被弄得心痒难耐,欲火越煽越高,但就是无法得到满足。 
  小诗忍不住浪声:“哦…哦……哦…哦…喔…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 ……………舒服……嗯……嗯…哦哦哦哦……哎哟……”
 
  小诗声音已经兴奋得发抖了,小诗浪叫:“哦………啊………啊……哦…… 哎哟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啊!啊!啊!啊啊!啊!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…啊…… 哦哦哦哦………哎哟……啊”
 
  因为叫声太大声,大雄醒过来了,原来他刚刚又醉倒了,大雄看着床上自己 的老婆被干,很生气!很想上前去阻止,但是他很爱小诗,他知道他这么做,他 们必定会走上离婚之路,只好忍下来了,永祥抬起她的大腿,架到肩膀上,开始 用力地抽插起来。
 
  每一击都深深地撞到子宫口,然后每一次的抽出又都会带出小诗淫穴内的大 量淫水。
 
  小诗:“哦…哦…哦…哦…好满足…哦…哦……”
 
  但是大雄看到小诗这么满足这么快乐的表情,承认自己的没用,或许这样小 诗会比较幸福吧!此时永祥改变抽插的速度,如狂暴雨般急速抽插,插得小诗淫 声大叫:“哦…哦…哦…哦……哦…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”
 
  永祥急促:“我要射了”
 
  大雄:“不要!”
 
  小诗听不到大雄的声音,只沉醉在性爱的快感里,小诗浪叫:“好舒服…… 好爽……哦……哦…不……要………拔出来………射到………里面去…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”
 
  永祥突然感到一阵温暖,一阵冲动,随着小诗的泄出,就这样抽送了几下, 也随之射精了。
 
  完事之后,俩人相互的爱抚着,相互地擦去身上汗水,小诗甜蜜的看着永祥 ,感到相当满足,而永祥也很后悔当初没娶小诗,这都被大雄看在眼里,大雄眼 角泛泪。
 

  隔天早上……太阳已经照射到两人的身上了,小诗觉得下体有点痒,好像有 人在舔她的私处,小诗闭着眼睛的说:“别这样,好痒喔!永祥!”
 
  突然有个异物在小诗的嘴边堵着她,那就是男性的性器官没错,小诗把它含 到嘴里去,那个阳具也顺势的一推一出的,小诗也有半分醒了,心想:‘奇怪! 如果永祥在舔私处那这阳具又是谁的’小诗一睁开眼大声尖叫:“啊~” 
  没叫出来,因为被阳具塞住了,反而咳嗽,眼前的人是胖虎,永祥在一旁睡 觉,小诗又把棉被掀开,在舔她私处的是跛豪,小诗赶紧摇醒永祥,永祥一看不 对劲,永祥大声说:“你们干嘛对我老婆这样”
 
  小诗对于永祥说自己是他的老婆,感到害羞脸红,胖虎笑着:“她哪是你老 婆,她是大雄的老婆”
 
  永祥一听吃了一惊,看的小诗,小诗点点头,永祥似乎有点不能接受这个事 实,因为自己错过了良机,而小诗改嫁于他人,胖虎淫笑:“不过她现在是我们 的老婆”
 
  永祥:“你快停止!小诗是我的”
 
  胖虎被推开,跛豪在下面说:“小诗是我的才对”
 
  胖虎不干示弱:“她是我的”
 
  躺在地上的大雄也半醒了,小诗看着三人,一个是自己心爱的人,一个是在 背后守护自己的人,一个是想保护自己的人,共通点是三人都爱着自己,而且三 个人都性能力都很强,自己也都跟三位发生过关系,而自己也对三人有着不同的 感情,一时之间已经把大雄给忘记了,小诗:“好了!别吵了!一起来吧!只准 一次!下不违例!”
 
  胖虎继续把肉棒塞到小诗的嘴里,而跛豪继续吸允着小诗的私处,小诗一手 帮着永祥打枪,永祥吸允着小诗的奶头,一会儿跛豪把小诗给立起来,让她坐在 他鸡巴上,而胖虎跟永祥也站起来,想诗一手一只肉棒,边吸允边套弄,大雄醒 来看傻了眼,自己的老婆居然被4P,三人纷纷在小诗的阴道里射精,做完爱后 三人拍拍屁股就走了,事后当然不可能就这一次搂!当胖虎又遇见小诗的时候, 小诗:“我不是说上次是最后一次了”
 
  胖虎淫笑道:“你是说最后一次4p吧!你老公能满足你吗?今天我想帮你 开发后门”
 
  小诗听的淫水四溢,没有拒绝的跟胖虎再度发生关系,小诗不断的被那么多 人内射后,终于怀孕了,也才因此跟他们断绝关系,爱她的大雄决定让她生下来 ,而且要求小诗不能再跟他们见面,他们决定搬家。
 
  完
 
[ 本帖最后由 centary 于  编辑 ]